从工具共享到人力共享,数字经济为共享经济添砖加瓦

  消费者的需求和支付能力将会影响企业的生产供给,而生产供给的要求则决定了劳动力需求的大小。疫情期间,人们的出行受限,此时,消费者对于传统餐饮企业需求减少,导致餐饮企业对于劳动力的需求降低,而人们的生活还需要蔬菜等必需品,因而对于蔬菜水果等零售的需求增加,从而导致该行业对于劳动力的需求增加。此时,就出现了两个行业间,劳动力过剩与劳动力紧缺并存的现象,进而激发了劳动共享,使得劳动力在不同企业、行业间得以流动。可以说,也正是共享员工这一模式,让人力这一重要资源可以充分流动,提升了资源配置效率,从一定程度上也恢复了社会的产出水平。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盘和林经济观察。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共享员工,属于劳动资源流动管理的一个方面,而之所以需要采用这种方式来为传统企业纾困,这可以用劳动经济学中,劳动力需求是意愿和支付能力的统一这一原理来解释。

  那么为什么之前,我们没有想到共享员工这一模式呢?因产业变迁等原因造成的摩擦形失业、结构性失业,为什么没有通过共享员工这一方式得到解决?实际上,一直阻碍员工流动、实现这种共享经济模式的是资源流动壁垒。我们抛开企业的转移用工意愿不说,但就客观条件来说,都很难实现。此次之所以能够促成共享员工,还需要得益于数字经济。

  窃以为,此次疫情,让我们意识到,之前对于共享经济理解的狭隘,以及数字经济对于共享经济的帮助,从工具共享到资源共享,未来共享经济将会融入到各个产业中,优化产业结构,促进企业高效经营,而这也是得益于数字经济。数字经济还能做到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至少我们日益清楚,它的存在正在让我们的社会变得更好。(作者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

  疫情让餐饮等传统行业损失惨重,使得企业不得不寻求自救的方案,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疫情也是一个契机,逼迫我们的传统企业去寻找新的模式。一次,共享经济又立功了,企业找到了共享员工这一条路。

  数字经济可以解决这些所谓的壁垒,促进数据的共享,疏通资源流动通道,这是共享经济想要进一步发展的关键。在这种共享员工模式中,需要第三方服务商或者是互联网服务商,打造一种员工共享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员工的信息和需求将得以呈现,大量用工协议将在线上达成,这种临时性的过渡措施,需要线上服务的方式来精简用工流程,让员工尽快上岗。

  在解决了资源壁垒之后,匹配的速度是共享经济效率的保障,而这也是数字经济的用武之地。数字经济拉近了人力过剩企业和人力紧缺企业的距离,促成了员工转移各方面程序的快速执行,在信息爆炸的情况下,实现了供求双方的快速、精准匹配,让劳动力资源得以有效流动。

  当然了,共享员工终究是一个新事物,任何资源的流动绝不是完全自由的,只有施加适当的制度约束,才能保证资源流动的效率。有关部门应尽快出台共享员工规范,可以尝试借助数字经济模式推出电子临时用工协议模板,贴合行业变动的进行更高效的监管,在保证员工合法权益的情况下提高效率。

  近日,“共享员工”因为疫情而走红,即新经济企业比如新零售、电商等平台型企业与餐饮企业达成临时聘用协议,临时雇佣因为疫情暂时无法上班的餐饮企业员工。据第一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包括阿里、京东等在内的企业发起了与传统企业共享员工的计划。

  在上一波浩浩荡荡的共享经济热潮中,倒下了一大批的企业,共享这一商业理念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此次疫情让我们找到了突破口,看到了数字经济在资源流动上做出的贡献,也意识到,我们未来的产业发展和企业经营也可以在数字经济的辅助下,走互助共享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