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海银行、哈尔滨银行问题直击 中小银行如何价值新生?

股价下行 市净率0.25

值得注意的是,业内人士称,由于内地银行息差收窄、盈利水平承压、不良贷款率攀升等,是港股投资者对中小银行股态度谨慎的重要原因。

2019年业绩报告显示,哈尔滨银行营收151.24亿元,同比增长5.6%;实现净利润36.35亿元,同比减少19.393亿元,同比大幅下滑34.8%;资产总额5830.89亿元,较上年末减少约325亿元,降幅5.3%。

来源:首条财经——首条研究院

对于银行拨备覆盖率,银保监会于2018年下发《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下调了银行拨备覆盖率和贷款拨备率监管红线,监管要求由150%调整为120%-150%。

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表示,村镇银行本还处于发展初期,它的经营环境不稳定,运营模式也处摸索阶段,面对分散客户,经济收入和发展前景等方面相差很大,所以整体上村镇银行这部分资产对于区域性银行来说,并不是优质资产,比较“鸡肋”。

换言之,港股门槛虽低,但对标的选择更为理性成熟,实力不济者即使身披上市光环,也多遭投资者用脚投票。

上述观点,并非夸大。

聚焦银行板块,中小银行行情不容乐观,即甘肃银行股价跳水后,江西银行又出现闪崩,4月14日下跌超16%。

黑龙江省金融控股集团以97.71亿元受让该行约18.51%的股份,跃居第二大股东。

不过,鉴于近来银行标的的纷纷破净,港股这碗饭也并不好吃。诸多不确定性,值得思考。

银保监会公布的2019年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86%。显然,哈尔滨银行已高出行业均值。

凤凰新闻/网易财经/搜狐财经/腾讯财经/今日头条/蓝鲸财经/百度百家/新浪微博/天天快报/中金在线/东方财富/雪球

不过,也有好消息。

显然,兜兜转转,其仍在资本困局中挣扎,问题围城中凸显7年之痒的尴尬。

从负债端看,报告期末,哈尔滨银行的负债总额5314.482亿元,同比下滑6.5%。

这种尴尬遭遇,自然对企业敲醒精进警钟,尤其是仍在奋战中的敲门者。

受此影响,威海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也不太乐观。

一定意义上说,一心抓上市、强调稳抓稳打的威海银行,业绩表现并不稳健、甚至暗含不小风险。

2019年11月28日,威海银行在银行间债券市场一次性成功发行30亿元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发行价格100元/百元面值,发行市票面利率5.4%,于12月2日起息。成为全国首批、山东省首家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的城商行。

照此看,威海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已在红线附近徘徊。

对此,哈尔滨银行表示,主要是与该行增设分支机构,薪金及福利增加及优化薪酬结构,加强绩效与业绩考核挂钩力度相关。

2019年9月末,威海银行成功发行两期共计5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

数据显示,2019年11月18日,哈尔滨银行放量大涨7.28%,创下近2年的最大单日涨幅,成交额为146.8万元,相比前一日的33.8万元,大增3.3倍。

此外,还与营业费用上升有关。

哈尔滨银行表示,2020年国内经济增长面临下行压力,加上受新冠疫情影响部分行业受到冲击。随着利率市场化逐步推进,市场竞争更激烈,负债成本的控制更加困难,净利差、净利息收益率面临较大下降压力。

作者:季墨

早在2015年,哈尔滨银行就启动了A股上市计划,并向证监会递交申请。遗憾的是,直到今日仍未如愿。

估值洼地

年报显示,2019年该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约22.26亿元,同比下降6.9%。营业利润约47.91亿元,同比下降34.4%。

对此,巨丰投顾投资顾问总监郭一鸣分析称,一是A股排队时间过长,损失时间机会;二是威海银行业绩可能不达标。

比如哈尔滨银行。

2019年,威海银行也“补血”不断。

等18家媒体入驻账号

尴尬表现,或可归咎于其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营业利润等的负增长。

财报显示,2019年公司不良贷款主要集中在批发零售业和制造业,不良贷款额分别为5.76亿元和8.81亿元,不良率分别为1.65%和11.31% .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1月13日,威海银行披露2020年计划发行421亿元同业存单,较2019年申报的540亿元有所缩减。成长性是否受限,也值得考量。

业内人士表示,随着金融业对外开放脚步的加快,银行业竞争将日趋激烈,高质量创新发展,成为银行业发展的根本路径。由此凸显出合规经营、严谨风控、优化业务经管力的重要性。

此次股权变动,从股价上涨看,市场充满诸多期许。

比较来看,2018年末,威海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比2013年增长了3倍,不良贷款余额增长6.37倍。且仅2019年前三季度的不良贷款率就达1.82%,与2018年持平。

看来,威海银行在熬战进城。而冲关成功者,日子也多不如意,颇有围城之态。

在2018年年报中,威海银行将“抓上市”定为新年度十大措施之一,并强调稳抓稳打。

不难发现,无论是全力冲关的威海银行、还是奋战A H梦的哈尔滨银行,都有高光雄心下的问题围城。

值得考量的是,从上述各项数据看,频频补血作用仍有限。这也意味着,未来其资金需求或仍迫切。

本文为首条财经原创

质量为先、价值先行。九层高塔,起于奎土。

自2015年开始,威海银行营收增速放缓。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威海银行的营收和净利双双下降,其实现营收分别为39.94亿元、38.94亿元、38.4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6.35亿元、16.03亿元、10.09亿元。

于是,威海银行将目光瞄向港股市场。

威海银行表示,此次定向发行股份所募集的资金将全部用于补充该行的核心一级资本,进一步提升和改善威海银行的监管指标和财务状况。

不过,2020疫情的灰犀牛效应,让其感到新压力。

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威海银行资产总额2163亿元,各项存款余额1361亿元,各项贷款余额919.6亿元;负债总额2012亿元,所有者权益为151亿元,或存债务风险。

以此来看,执着7年上市路的新兵威海银行,还是6年资本经验的老兵哈尔滨银行,资本之路步履蹒跚,或都有关键战略性忽略。毕竟仰望资本星空的同时,打好品控风控等实力基础,做好打补丁工作更为重要。

2016年4月,正逢银行上市大潮,威海银行向证监会报送A股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

报告期内,哈尔滨银行的营业费用51.53亿元,同比增长12.2%。其中员工成本占最大部分,2019年该行员工成本27.62亿元,同比增长21.7%,达当年营业费用总额的53.6%。

4月14日,外围市场普遍大涨,港股依旧在摩底两万四,全天成交逾千亿。4月以来,市场日成交额最高1200多亿,最低不足800亿,低于3月份动辄2000亿的交易表现。结合恒生指数市净率的第三次“破净”,资本观望情绪仍待打破。

与此同时,黑龙江科软、鑫永胜、天地源远等6家哈尔滨银行的原股东将不再持有该行任何股份。

专家表示,因A股上市门槛较高,港股市场吸引了众多内地银行前来上市。然从市场表现看,成交量小,交易不活跃,中小银行港股似乎成了一滩估值洼地。遇冷背后,是价值底色的有待提升,比如江西银行不良率攀升,连续两年净利下滑等。

从大环境看,据Wind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38家港股上市银行中,仅恒生银行和招商银行的市净率在1以上,分别为1.43和1.33,其余银行股均跌破净值。其中有22家银行市净率不足0.5。

对此,中诚信综合分析,最后评定威海银行信用主体为AA ,评级展望为稳定,该次无固定期限永续债券的信用等级为AA。

值得注意的是,这不是威海银行的资本首秀。

那么,实力成色如何呢?

显然,在盈利能力下滑,资产质量变差,资本消耗压力等背景下,威海银行的港股之路不乏困境挑战,是否二次折戟,或存变数。

曲折上市路

一句话,如想在翻云覆雨的资本圈,成功跻身、持续久坐,打铁还需自身硬。

本账号系新浪财经/一点资讯/

增收不增利 减值损失攀升

而营业利润大降主因则是减值损失攀升,从24.26亿元直接翻倍到51.81亿元,同比大幅上涨113.6%。

还有问题表现。

频频补血

换言之,哈尔滨银行若想实现A股夙愿,可能要等业绩好转才能实现。

2019年4月底,威海银行召开股东大会,审议《关于发行H股股票并在香港上市的议案》等议案。2020年3月31日,证监会发布上述接收公告。

然完全由外部环境背锅,也有些片面。

增收不增利,不难看出,上市已6年的哈尔滨银行,成绩单并不光鲜。

值得一提的是,为登陆A股,2019年哈尔滨银行对股权也进行了调整。

尽管持续跌破发行价,遭遇资本困局,其仍有A H的雄心遐想。

换言之,相比A股市场,港股投资者更关注企业的长期投资价值,从此角度看,如何稳健经营、提升资产质量、释放更多成长价值底色,是两者更为关键的任务。

2018年全年,威海银行共计提贷款损失准备12.16亿元,在拨备前利润中的占比由2017年的14.57%大幅上升至51.68%。拨备覆盖率也由2016年的180.06%下降至2018年末的145.54%。到2019年三季度末为153.2%。

鸡肋感与不良贷款率上升

2013年4月,威海银行在山东证监局进行辅导备案登记,接受银河证券上市辅导。

与威海银行相似,哈尔滨银行不良贷款率也连年上升。

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哈尔滨银行控股村镇银行32家,下设村镇银行支行41家,主要分布在国内的东部、中部以及西部地区。截至2019年12月31日,32家村镇银行资产总额达到人民币222.51亿元。其中贷款总额为人民币135.06亿元,同比上升7.11%;存款总额为人民币162.17亿元,同比上升7.43%。

据悉,第一大股东哈尔滨经济开发投资公司斥资52.08亿元受让该行约10.97亿股股份,由此其持股比例升至29.63%。

哈尔滨银行解释称,这两大行业不良贷款占比较大,主因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为小企业客户占比最大群体。此外,2019年一些大型国有性质的制造型企业实施破产重整,同时该行加大了对存量潜在风险客户的诉讼力度,导致以上行业不良占比较大。

对此,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认为,“现在监管部门支持银行融资,但还需要考虑稳定股票市场。如果公司业绩不佳,回A股只有两种结果,一是可能发行失败,二是即便发行成功了,估值水平也会很低,而这种低估值水平也会反过来影响其他同类银行的估值水平,这也是市场比较担心的情况。股价下跌现在已不是一个“面子”问题,更意味着相关资产缩水,这就会引发一系列市场风险。

营利双降 不良贷款率六连升 成长性考量

客观而言,威海银行也进行了不少努力。

近日,证监会接收威海银行境外首次公开发行股份的材料,这意味着,其港股之路又迈进一步。

对于上市,威海银行兜兜转转,已经7年。

南方基金国际业务部总经理黄亮表示,因为投资者结构不同,A股和港股存在多方面差异。比如,从股价反应上看,国内投资要关注市场形态变化,以及投资者行为带来的影响,但在港股市场,目前关注更多的是上市公司未来的发展和盈利增长情况。

更为不利的是,资产质量也亮起红灯,不良贷款率连续六年上升。

截至2019年12月31日,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22%、10.24%、12.53%,较上年末分别上升0.48个百分点0.49个百分点、0.38个百分点。

截至2020年4月14日收盘,哈尔滨银行股价1.25港元/股,全天成交总额仅64.7万港元,市净率0.25,在港股市场内地银行中排名落后,离“仙股”仅一步之遥。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作为地方经济的输血金融机构,城商行亟须补充资本金。相比较A股,H股上市便利,排队时间短,银行能快速实现资本补充的目的。

但以目前尴尬情形看,即便该行股权结构逐渐明晰,但各类问题并未明显减少。哈尔滨银行还需有更深刻改变。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如现在上市很可能会对威海银行的估值有负面影响。一直以来,港股投资者对内地银行股都持谨慎态度,因此不少实力不济的银行股基本上都难逃破发与价值长期被低估的“魔咒”,股纷纷跌破净值,其交易量和流动性亦不及A股市场。

而资产质量下滑的同时,必然会加大拨备计提压力,弱化拨备水平。

深度 独立 穿透

2018年12月,威海银行发布公告完成增资工作,注册资本变更为4971197344元,山东高速集团持股33.20%为最大股东。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威海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3.99%,一级资本充足率9.84%,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9.81%。

利好消息是,上述措施,效果已有显现。

如何提升核心竞争力,改善业务和收入结构,消逝不确定隐患,释放更多成长价值,成为其破局关键。

个中取舍,考验着郭志文、孟东晓的大智慧,首条财经将持续关注。

2019年,这32家村镇银行净利润亏损达3.054亿元,与2018年实现净利润6400万元,同比大幅下降577.19%。

不确定性叠加,港股持续横盘震荡。

对此,中诚信国际指出,2018年以来威海银行关注类贷款和逾期贷款增速较快。由于此类贷款转化为不良贷款的可能性较大,相关风险须保持密切关注。简言之,未来其不良贷款率是否持续上升,值得考量。

2018年8月,IPO终止审查后,威海银行启动新一轮定增。山东高速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拟参与威海银行定向发行股份,以2.80元/股认购不超37725.62万股,总投资额不超10.57亿元。

哈尔滨银行净利下滑还与其控股的32家村镇银行表现有关。

遗憾的是,2018年8月,证监会公告显示,已处于“预披露更新”状态的威海银行IPO终止审查。两年多的A股梦破碎。

关键任务 打铁记

公开资料显示,哈尔滨银行成立于1997年2月,2014年3月31日,在港交所主板上市,是中国第三家登陆H股的城商行,也是中国东北地区第一家上市的商业银行,发行价2.9港元。

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8年,威海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46%、0.70%、0.97%、1.42%、1.47%和1.82%;不良贷款余额持续增长,分别为1.86亿、3.14亿、5.06亿、8.33亿、9.78亿、13.7亿。

看来,要想扭转业绩乏力局面,哈尔滨银行还有很长路要走,A股节奏也或将缓慢。

2015年至2019年,哈尔滨银行的不良贷款分别为20.79亿元、30.82亿元、40.37亿元、43.97亿元和52.52亿元;同期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40%、1.53%、1.70%、1.73%和1.99%。

这是一个有挑战性的任务。

公开信息显示,威海银行成立于1997年,现辖济南、天津、青岛等117家分支机构,连续多年被评为二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