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这些公司在被做空前,他们的股东多次减持增持

据同花顺的舜宇光科技持股变动显示,自2018年3月以来,摩根大通的持股变动最为频繁。在GMT做空前一天,摩根大通增持了120.14万股,但是仅仅一周,摩根大通就又减持了111.63万股,一天后摩根大通又两次增持3.08万股和10.50万股。

周黑鸭是我国知名的鸭卤制品连锁品牌,成立于 1997 年, 2016 年 11 月 11 日,周黑鸭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

舜宇光科技被做空前后,摩根大通频繁增持减持

受GMT做空报告的影响,舜宇光科技当天大跌6.76%。

据公开数据显示,361度主要股东包括丁伍号控制的丁氏国际有限公司、丁辉煌控制的铭榕国际有限公司、丁辉荣控制的辉荣国际有限公司、王加碧控制的佳伟国际有限公司和王加琛控制的佳琛国际有限公司,持股比分别为16.45%、15.75%、15.67%、8.16%和8.16%。

做空周黑鸭失败后,艾默生把下一个目标瞄准南方能源。2019年7月29日,艾默生发布做空报告做空南方能源,称南方能源自2016年上市申请时就粉饰公司财务状况,夸大营收逾5倍。

公开资料显示,南方能源的主要股东有徐波控制的Lavender Row Limited、赫章县人民政府实控的宏谊建筑工程控股有限公司和赫章县宏谊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及肖志军,持股比分别为33.60%、18.46%、4.81%和12.53%。

持股机构中的中国招商银行、招商国际财务有限公司也在8月5日减持了1.31亿股离场。

2018年6月14日,GMT发布一份做空报告,同时指控安踏、特步、361度在内的多家中国体育用品生产商存在利润造假、欺诈等问题。

做空报告发布后,南方能源立即申请紧急停牌,8月2日复牌后,股价暴跌90%,收盘时,股价已跌至1.05港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9年8月2日南方能源复牌当日,赫章县宏谊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赫章县人民政府、宏谊建筑工程控股有限公司同时减持1.12782亿股。随后在8月5日、6日、7日,另一大股东徐波和其实控的Lavender Row Limited多次减持公司股份。

同花顺数据显示,目前持有特步股票的机构由摩根大通、Group Success Investments Limited,个人中,有丁美清、丁明忠等丁氏家族成员。

因为艾默生的做空,南方能源股价暴跌,如今已低于1港元。

展开全文

361°被做空前,五股东多次增持减持

2018 年 7 月 17 日,在做空中国体育用品股失败一个月后, GMT 将目光瞄准光学摄像头领域的龙头公司——舜宇光科技,指控舜宇光科技存在财务欺诈。 GMT 指出,舜宇声称有 82% 镜头在外部销售,只有 18% 用於制作模块,然而根据数据显示,模块的数量超过制造镜头的 50% ,每个模块包含 1 至 3 个镜头,这意味着模块中使用的大多数镜头是从外部购买的。

公开资料显示,从2011年开始,丁水波个人多次增持特步股份,持股比例从2010年的0.16%逐渐上升到1.75%。而如今特步国际的最大股东群成投资有限公司,背后的最终控制人也是丁水波。

据同花顺数据显示,瑞银集团、美国银行、瑞士信贷等知名海外机构也持有特步股票。但从2014年开始,瑞信开始减持特步。2017年9月27日瑞银增持1.5亿股,不到一周,瑞银又减持了1.41亿股。

艾默生的做空引起了周黑鸭的强烈反击。周黑鸭迅速申请短暂停牌,次日发布澄清公告,逐一驳斥艾默生的指控。股价也在发布澄清公告第二天回涨。

持有舜宇光科技股票的知名海外机构有摩根大通,2019年6月30日披露的信息中,摩根大通甚至还成为舜宇光科技的主要股东,持股比为5.02%。

原标题:这些公司在被做空前,他们的股东多次减持增持

被做空前,唐建芳持续增持周黑鸭股份

南方能源被做空复牌后,大股东陆续减持套现

据公开资料显示,特步母公司成立于1987年,但品牌正式创办于2001年,公司总部位于福建省晋江市,2008年6月正式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

成立于2003年的另一体育用品品牌361度,其公司总部也位于福建省晋江市。 2009年6月30日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

据了解,南方能源及其子公司主要在国内从事无烟煤开采和销售业务。

特步被做空前,创始人2011年起多次增持

舜宇光科技是一家中国领先的综合光学产品制造商和光学影像系统解决方案供应商。受到智能手机发展对摄像头需求增加的影响,类似舜宇光科技的摄像头生产商获利不小。

这份企图把体育用品股一网打尽的做空报告在发布当天也确实取得很好的效果,体育用品股全线大跌,其中李宁和安踏的股价跌幅超过了5%,特步跌幅接近3%,361度跌幅达到2.67%。

此后没有海外机构的持股变动,几乎都是前面提到的5位股东在不断增持或减持。

其中健源控股有限公司和ZHY控股2、3、4背后的实控人都是唐建芳。从2018年5月起,唐建芳和周富裕二人频繁增持公司股份,到2019年6月30日为止,唐建芳累计持股比以达到61.89%。

作者|Resin

公开资料显示,舜宇光科技的主要股东包括舜旭有限公司和舜光有限公司,持股比分别为35.47%和3.07%。其中舜旭有限公司最终控制人为叶辽宁、王文杰、王文鉴和孙泱,舜光有限公司最终控制人为王文鉴。

特步的股东主要包括创始人丁水波和群成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分别是52.14%和1.75%。

2019年3月1日,做空机构Emerson Analytics(艾默生)发布做空报告做空周黑鸭,称周黑鸭财务造假,虚增28%的订单量,虚构了32.8%公司营收和利润。

但GMT的这份做空报告却遭到了品牌官方和众多专业机构的反驳。其中最主要的反驳论点就是:指控缺乏实质证据。GMT的做空报告中提到指控依据是“这几家公司都来自福建”、“安踏净利润太高”,由此可见,GMT的指控只是来自自己的主观推理臆测,并没有实质性证据。

也因此,报告第二天,上述体育用品股集体翻红,瞬间就摆脱了GMT做空报告的影响。

公开资料显示,周黑鸭的股东主要有健源控股有限公司、ZHY Holdings IV Company Limited 、 Tiantu Investments Limited 、 ZHY Holdings III Company Limited 、 ZHY Holdings II Company Limited 和唐建芳,持股比分别是 50.01% 、 10.45% 、 7.67% 、 5.73% 、 1.36% 和 0.07% 。

公司主要股东相继大额套现,这也侧面证实了艾默生的指控都是事实。

究竟这些被做空的公司是怎么回事?做空事件发生前后,公司发生了什么样的变故,尤其是股权层面有哪些变化?我们发现,这些公司在被做空之前,有的被频繁交易,有的公司被做空后,大股东尽力增持,但也有些公司被大股东抛弃,一落千丈,濒临退市。

由于瑞幸被做空后承认财务造假,引起了市场对上市公司被做空的研究兴趣,反做空研究中心经过认真的对比研究,发现了不少有意思的事件。我们发现,无论是从股东的角度,还是从第三方服务的机构,被做空的公司可以是不一样的公司,但其股东或第三方服务机构却存在着一些关联和交叉。

持有周黑鸭股票的海外机构主要有瑞信。